當七月的《大約在冬季》遇上安生的《少年的你》

時間:2019.11.15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L.C


1905電影網專稿 周冬雨新片《少年的你》票房突破14億,不出意外的話,影片將延密繼續放映。與此同時,她的好姐妹馬思純的新作《大約在冬季》于今日(11月15日)正式上映。



她們在各自的新作中,相應都挑戰了與自己當下年紀不符的角色。對于她們而言,是一種挑戰,也是一種打破過往標簽的嘗試。

 


兩人因為《七月與安生》結緣,更因此被大眾進一步關注,獲得演技上更多的認可。甚至到最后,她們把“七月”和“安生”這兩個角色注入進了自己的身體,同角色一般,成為彼此最好的圈內朋友。



《少年的你》上映時,馬思純發了一張自己和周冬雨在片中的同款光頭,為好姐妹的電影做宣傳。



《大約在冬季》發布終極預告片之后,周冬雨連著轉了四條官方微博,喊話粉絲“要去看!”



但在后《七月與安生》時代,看客們總是不自覺地拿兩位進行比較,影視資源和市場成績成為了她們最重要的對比項。同時,在大眾視線下,各色輿論也正變相地影響著對她們評判的標準。


故事的開始

屬于她們個體

 

在電影開始,七月和安生原本是兩個生活軌跡完全不同的人。前者雖然不是尖子生,但至少是好學生。相反,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安生事事叛逆,很多行為似乎更多帶了點運氣。



回到現實中,周冬雨和馬思純似乎就是如此。

 

“我們家沒有一個做電影,特別光宗耀祖。”這是當時周冬雨拿下最佳女主角獎杯時,說的一句話。而當時站在她旁邊的馬思純,則是帶著“蔣雯麗外甥女”的光環出道,首次觸電就是姨母主演的電影《三個人的冬天》

 


雖然頂著“星二代”的光環,但是她并沒有因此獲得更多更好的機會,多是在一些電影電視劇里,作為配角的身份出現,始終沒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相反,在眾人眼里長相平平的周冬雨,在2009年被導演張藝謀選中,成為了新一代“謀女郎”,一時間成為整個電影圈的焦點。

 

出演《山楂樹之戀》、上春晚……對于一位新人演員而言,她可謂是非常幸運,但隨之圍繞她的討論并不怎么討喜。電影原著作者艾米批評她是“金魚眼”,不適合靜秋一角;媒體也不斷吐槽她的時尚品位;在學校耍大牌的負面內容更是屢見不鮮。

 


雖然她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但影視作品并不算高產,甚至在2012年交出了白卷。她后續接演的《宮鎖沉香》《同桌的你》等作品,口碑平平,不少人丟出疑問,“她真的對得起‘謀女郎’的稱呼嗎?”更有人預言她將會“曇花一現”。

 

事實上,對于當時的周冬雨和馬思純而言,或許更像是一個積累的過程。

 

故事的轉折

遇上七月與安生

 

電影《七月與安生》有句臺詞,“七月和安生之間的友情,是一次被選擇的結果。”

 


對于兩位小妮子而言,2014年值得被銘記的,也是她們事業的拐點。

 

電影《左耳》選角新聞被傳得轟轟烈烈,馬思純將出演“黎吧啦”一角,那是小說里最出彩的配角;周冬雨客串《心花路放》上映,殺馬特的形象,讓大家終于看到了她“靜秋”以外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兩人都有不少影視作品相繼進入拍攝期,似乎已經能看到了未來的爆發。

 

“南航校花”大銀幕處女作、蘇有朋轉型導演處女作……各色標簽都讓《左耳》成為了2015年4月最受關注的電影之一。歐豪楊洋的加盟,更讓不少女性觀眾為之雀躍。相反,馬思純并沒有得到過多的關注。

 


在遇到黎吧啦前,馬思純說自己的理想是有一天嫁人,退出演藝圈做編劇或當作家,因為演戲之外她最喜歡做的就是寫文章。

 

黎吧啦于馬思純而言,恰好是一次主動出擊。

 

她曾經為饒雪漫的小說當過書模,所以對《左耳》也非常熟悉。當這個角色公開選角時,她立馬參加了試鏡。但一開始因為她體重超標,和這個角色錯過。為此,她開始了瘋狂的減肥計劃,終于靠自己的毅力拿到了這個角色。

 


因為小姨蔣雯麗在該片中出演了楊洋的母親,于是一時間“關系戶”成了對馬思純最大的質疑。“最大的關系可能就是因為媽媽是小姨的經紀人,所以能知道更多的面試機會吧。”對于這類問題,她自己也不曾避諱。

 

《左耳》上映后,網絡對電影的吐槽層出不窮,不過在眾多的評論里,大家還是能看見一兩條“演黎吧啦的人有演技”的評論。只是,大家記住了“黎吧啦”,卻沒有記住“演員馬思純”。

 

最后,這個角色為馬思純獲得了史上第一個演技類的電影提名。

 


此時的周冬雨則因為在綜藝節目上“過度放飛”,被網友群嘲“沒情商”,甚至讓她“滾出娛樂圈”。一時間,關于她的黑歷史被再度“挖出”,一場網絡暴力正圍繞著她。

 

放眼2015年,周冬雨主演上映的電影《少年班》《暴走神探》,口碑均遭惡評,她作為演員的業務能力再次被觀眾質疑,在大家眼里,她永遠都還是“靜秋”。



但正是那年夏天,因為《七月與安生》,她們兩人相遇。

 

這部電影就好像片中的“家明”,在遇上的那瞬間,讓她們暫時迷失了原有的方向。對于大眾而言,“黎吧啦”更像是鬧而叛逆的“安生”,而“靜秋”更接近乖巧的“七月”。不過最后,監制陳可辛在她們試鏡時,發現了她們身上更本質的一面,于是把角色反了過來。



《七月與安生》宣傳期時,恰好遇上另一部在暑期檔上映的電影宣傳,雙男主因為番位“互撕”事件鬧得紛紛揚揚,也讓宣傳方擔心這兩位女生會不會重演類似事件。

 

“等一下,我有一封信想念給冬雨”。電影《七月與安生》定檔發布會快結束時,馬思純突然說道。臺下的工作人員不免都捏了一把汗。

 

看吧,習慣了娛樂圈虛情假意的人,一開始卻歪曲了馬思純的真情。

 

“相識在《七月與安生》,一起潛入完全不同卻緊緊相連的生命。茫茫人海,我成了七月,你是安生——愛人姐妹,仇人知己。”這封《有一天咱倆吃香喝辣走天涯》的信里,她真的走心了。



電影上映之后,此前所有對她們的質疑全都變成了贊美,就連原著作者安妮寶貝都出來力挺。

 

兩人互相成就,正如馬思純在獲獎時,帶著些許調侃說的那句,“如果沒有你,我可能不會站在這里;當然,沒有我,你可能也不會站在這里。”

 

故事后續

離開《七月與安生》

 

《七月與安生》之后,周冬雨主演了電影《喜歡你》《后來的我們》,馬思純參演了影片《風中有朵雨做的云》和《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大家對周冬雨演技的“彩虹屁”越吹越猛,不過,其中還混雜著“這些角色都在重復安生”的聲音,就連導演曾國祥在采訪的過程中也發出了同樣的感嘆。

 

2018年,兩人二度合作,拍攝了電影《少年的你》。在本片中,大家看到了一個和以往完全不一樣的周冬雨,不再是靜秋,也不再是安生,而是陳念本人。


接下來,她也將再度合作恩師張藝謀,拍攝其導演的新作《堅如磐石》。



相比周冬雨憑借電影內容頻上熱搜,馬思純的熱搜話題則顯得多元許多,尤其是頻繁憑借身材胖瘦霸榜,但似乎這更像是一名流量明星的發展模式。

 

事實上,馬思純因為作品本身的限制,接連出演的兩部電影都沒有太大的發揮空間,反而讓大家對她的演技產生了好奇。

 

《七月與安生》之后,馬思純拒絕了許多大卡司、大投資的影視項目,走進了話劇《如夢之夢》,出演了一個配角。話劇和影視劇非常不同,話劇沒有重來一遍,演員必須對劇本非常熟練,這對她的臺詞、表演等訓練都是一次很大的提高。



在拍攝電影《第一爐香》期間,她更是時不時就因為身材問題被網友群嘲,無數書迷在網上吶喊著“不適合”。真的不適合嗎?單憑幾張路透照并不能能說明白。

 

她參加綜藝節目《巔峰對決》,第一期就挑戰了《半生緣》,當時許鞍華問她,“思純,你敢挑戰嗎?”

 


“有你在我就敢。”聽著不是特別篤定的口吻,但她確實想用演技告訴觀眾,她可以演好張愛玲的作品。節目播出之后,網上對她的表現褒貶不一。她只是默默地在朋友圈寫道,“謝謝誠實的人,謝謝愛我的人,謝謝溫暖的人。這三件事,在如今,都好難。”


馬思純10月26日朋友圈


今天,她主演的新片《大約在冬季》上映,再次合作了讓她名聲大噪的饒雪漫。

 

這一次,她從少女一路演到中年,一如既往,把角色的層次感處理得極好,尤其是中年部分,更是把她過去沒有展露的一面,給挖了出來。只是比較可惜的是,電影劇本和剪輯并沒有幫到她的表演,反而一味地放大了每場高潮戲,抑制了她進一步的發揮。

 


兩人因戲結緣,見證著彼此的成長,單就現在戲路的選擇上,兩人走了不同的方向,大家期待未來兩人能有更多合作,當然,我們更希望她們能闖出屬于自己的天地。



同時,希望她們還能在空余休息的時間,能同當初馬思純寫給周冬雨的信那樣,“有一天,牽你的手看日出日落;有一天,喧囂的街頭恣意狂奔;有一天,咱倆吃香喝辣走天涯。

文/L.C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