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生死語者》究竟怎么樣?秦明和我們談了談

時間:2019.06.18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劉方舟

1905電影網專稿 《秦明·生死語者》選在夏天舉行了首映發布會。這也是讓法醫們最頭疼的季節。中國公安大學冷氣充足的禮堂里,秦明站在臺上,臺下是無數準備投身于公安事業的師弟師妹。他作為安徽省公安廳的“網紅”法醫,曾在2018年極為榮幸的登上中央政法委主管的《長安》雜志封面。

 

當時的他眉頭緊鎖,帶著一次性手套緊緊捏著放大鏡,半蹲在地上,擺拍了一個調查犯罪現場的姿勢。


秦明(左一)與警校學生互動

 

時隔一年,臉圓了一圈的秦明出現在整個禮堂的警校學員面前,并不時拿自己的體重和相貌開玩笑。

 

這位沒能考上公安系統最高學府的師哥,正努力向著全社會介紹自己的職業。他創造的法醫秦明形象,通過小說和網劇,已經收攏了一批支持者。現在準備通過銀幕這個更為廣闊的平臺,讓人們認識這個幕后英雄群體,消除行業誤會。


秦明接受1905電影網專訪

 

在專訪前,秦明正在和身旁工作人員商量應該準備幾本書,“簽名送給大家”。看到雜志上的自己,他又詳細的把前因后果介紹給一同邁入采訪間的李海蜀黃彥威

 

真·秦明眼中的《法醫秦明》

 

這是秦明首次參與電影項目。他以顧問的身份和李海蜀、黃彥威合作,從小說《尸語者》二十個案子里提取元素,組成了《秦明·生死語者》的故事框架。

 

嚴屹寬出演的秦明意外發現“無語體師”死于謀殺,在代斯耿樂角色的幫助下,最終抽絲剝繭,協助破獲了塵封多年的雪災殺人案,并找到自己老師在懸案之后復仇行兇的證據。

 

人們很難劃分法醫秦明角色和現實中的區別,小說中十八歲就目睹自己朋友躺在解剖室的情節,也是他本人的經歷。在電影里,法醫秦明同樣直面了這種痛苦。

 

采訪中,秦明極少談到惡劣工作環境留下的記憶,更讓他痛苦的來自于人們對他職業的誤解。婚禮現場,聽到他工作單位后對方抽回的手,比酷熱天氣面對遺體更讓他不舒服。

 

《秦明·生死語者》里的工作環境經過藝術加工看起來就好了很多。讓李海蜀和黃彥威覺得“是個很大問題”的血腥視覺沖擊場景,通過價值百萬的模擬人體標本和“深入案件背后人性的挖掘”等方式合理的規避開。讓觀眾充滿恐怖幻想的法醫現場,更多是襯托秦明角色性格中“不近人情”的一面。片中的秦明以會污染案發現場取樣為由怒斥嘔吐的實習迷妹。


 

“我們都是凡人,我也惡心,我也想吐,但是必須得忍,這個沒有訣竅”。沒有任何的心理準備和心理輔導,秦明直言心理承受力就是一次次通過出現場練出來的。他完全不認為法醫有什么特別的訓練方法能夠幫助抵抗案發現場帶來的視覺沖擊。

 

在電影顧問的身份下,秦明有幾個職責。首先是對主創人員進行“培訓”。讓大家不僅跟著他在解剖室實地感受,還通過看工作相關視頻盡快融入角色。


 

真·法醫眼中的《法醫秦明》

 

《尸語者》之所以成為現象級懸疑作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秦明不僅滿足了讀者對法醫職業的好奇,也區別于其他作品,通過注釋的方法普及了很多法醫學知識。在劇本籌備階段,秦明也對其中的知識點進行把關,“竭盡所能提供自己所能提供的東西,至少讓專業人士挑不出毛病。”

 

《尸語者》的飄口處,印著與秦明有關的所有新媒體“聯系方式”。除了新浪微博和兩個微信小站外,還有多達七個掛名為官方粉絲的QQ群。群名稱還細分為成年群、少年群。面對和自己粉絲相關的問題,秦明十分坦蕩的承認自己既要寫作,還有日常的工作,和粉絲交流的并不多,“這些粉絲群都是由一個經紀公司在打理”。但粉絲群的人員構成他卻一清二楚,“從大學到剛工作這個年齡段的比較多。”


 

這些粉絲能否轉化為電影觀眾,秦明并不確定。他看過電影后打了98分,“不可能有滿分的電影,我希望喜歡的人能安利給自己的朋友,不喜歡的希望也可以包容。”

 

上映三天,《秦明·生死語者》取得了2019萬的票房。記者的一位法醫朋友,在上映當天就參與了觀影,并從自己的角度談到這部影片在細節上的幾點小問題。

 

最讓人出戲的是電影中的秦明個人英雄主義傾向比較明顯。在原著中法醫秦明博學多才,但并未涉及到抓捕犯罪嫌疑人和參與審訊。這些工作在現實中都有專人負責。真正需要更多展現的是秦明在法醫崗位上的工作,而這方面內容,在電影中呈現并不多。


 

在現實中,命案的現場中心是尸體,接觸尸體唯一的警種就是法醫,法醫也是整個命案中,掌握最關鍵信息的角色,在命案偵破中發揮很大作用。所以法醫主要的工作主要分為三部分,占工作量比例最高的是傷情鑒定,每年法醫打鑒定書都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其次就是非正常死亡的初勘和尸表檢驗,當確定排除他殺后,就可以不再進行解剖。

 

電影中視覺沖擊最大的尸體解剖主要面對是命案,在法醫工作中占到的比例大約是38%,所以檢驗過上千具尸體的法醫,大概的解剖量是三百多具。

 

除了以上的三項工作,法醫日常還需要值班,確保24小時都有專人可以出現場。所以其他科室的很多工作是完全不可能插手的。


 

法醫朋友對電影中的尸檢、測人體器官重量的內容還是比較滿意,覺得比較符合實際情況。但是主演嚴屹寬和代斯的表現有點不盡人意,嚴屹寬塑造的秦明在外表帥氣和冷酷氣質上毫無挑剔,但是在餐桌上嚇唬別人把黃色的人體脂肪說成白色明顯是個大漏洞。在短暫失明的情境中,秦明在吃飯時沒有先觸碰勺子就能準確的送進嘴里也不符合常理。

 

代斯在發布會上,曾提到片場中極為荒誕的一幕:在生日當天,她吃著生日蛋糕出演自己死亡。但是被人溺死后拋尸河灘的她表現也完全不像是一具尸體。學醫的她,學士服卻是文科的。

 

秦明在電影中出演了消防員的角色,他開玩笑的表示自己由于“演技太差”拍了九條才過關。但他又認為自己作為一個“小老百姓”能夠參與到電影的拍攝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經歷了拍攝的過程后,他也深知影視工作者的不容易。在臺上,他站得筆直,面向所有電影主創敬禮,感謝他們為法醫工作者發聲。


 

后·法醫秦明--從《洗冤集錄》再出發

 

中國法醫學鼻祖宋慈在南宋就已經寫出了《洗冤集錄》,并首次提出尸體檢驗的重要性。當秦明聽到記者提到宋慈后非常興奮,并透露自己的下一部作品將通過《洗冤集錄》創作。

 

秦明提到中國才是法醫學最早出現的國家,宋慈不僅是中國法醫學的鼻祖,也是世界法醫學的開創者。中國的法醫同行應該有這種職業的自豪感。


“鬼手佛心”是秦明對法醫的最為凝練的描述

 

“萬劫不復有鬼手,太平人間存佛心”。“鬼手佛心”是秦明對法醫的最為凝練的描述。每一位法醫都希望可以通過抽絲剝繭解開謎團,洗刷逝者的冤情。通過小說和影視作品,法醫秦明角色所代表的中國法醫的工作正在被越來越多人所了解、理解,法醫工作是“工匠精神”的體現,電影的創作也同樣需要以“工匠精神”打造精品。正如秦明所說,他發現了電影創作和法醫工作的相似之處。

 

(感謝銅豌豆對本文的貢獻)

 

圖/楊楠 文/劉方舟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捍衛者
劇情

捍衛者

英雄許國不必相送

戰將周希漢
戰爭

戰將周希漢

再現鐵血英雄情懷

情歸長安
劇情

情歸長安

出使西域張騫傳奇

怒吼狂花
劇情

怒吼狂花

挪用公款殺人滅口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