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龍2》口碑崩塌,“爛片王”又來圈錢了?

時間:2019.06.08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miro

1905電影網專稿 有句話說得好:“王晶認真起來,連自己都怕。”

 

兩年前,他“認真”了一把,把跛豪和雷諾的故事再度翻拍成《追龍》,拿下5.77億內地票房,豆瓣評分達到7.2分。



評論說:“這是王晶十年來最好的作品。”

 

如今,兩年不到,王晶帶著《追龍2》重回江湖,卻未能如愿復制前作的輝煌。

 

豆瓣5.8分,上映兩日剛剛破億,曾經笑傲國慶檔的王晶如今在端午這個競爭不甚激烈的小檔期仍難坐穩龍頭。



前日傍晚,王晶在微博發聲,稱《追龍2》遭遇黑水差評中傷。


 

不料評論區卻成了大型“翻車”現場,網友紛紛回懟“黑水”質疑,當頭澆下一盆冷水“這次真沒黑,真系差咯。”



不吹不黑,《追龍2》真的有那么差嗎?

 

如法炮制的《追龍2》差在哪兒?

 

連刷國語、粵語兩版的小電君負責任地說,《追龍2》算不上“爛片”,但亦毫無驚喜可言,比《追龍》大概差了“十個《澳門風云3》”。

 

近些年來,“港片已死”的呼聲不時便會喧囂塵上,而《寒戰》《追龍》《無雙》等影片的相繼涌現,又似乎在掙扎著提醒我們那座“東方好萊塢”的不死魔力。



《追龍》取材于一代“雙雄”跛豪與五億探長雷洛的傳奇故事,請來劉德華甄子丹挑大梁,從題材到質感都極力復活了港片的黃金時代。



甄子丹飾演的跛豪是絕對的主角,從一文不名的偷渡客,抱著“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的人生信條,一路成為只手遮天的亂世梟雄。

 

跛豪壞則壞矣,但在驕橫跋扈之外,永遠堅守著一套自己的江湖義氣,充滿了征服觀眾的人格魅力,也成為甄子丹的文戲突破之作。



這恰恰是這一類“梟雄片”的特質,《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是如此,《古惑仔》中的陳浩南亦是如此。

 

“梟雄片”的另一大特點是厚重的時代宿命感。正如片中雷諾對伍世豪所說:“時勢造英雄,一個時代,怎么可以沒有一兩個梟雄出現?”

 

在《追龍》中,透過跛豪與雷諾的一生,香港舊時代幾十年的社會變遷也在觀眾面前徐徐展開,承載了一代人黑幫片記憶的九龍城寨也在大銀幕上再度完成了無聲的復活。

 

而片尾跛豪一人獨立潮頭的落寞背影,更可以看做是一個時代的蒼涼落幕。

 

《追龍》片尾鏡頭


《追龍》不是一部能影史留名的杰作,卻是一部風格足夠鮮明的成功商業片,更是對港片情懷的一次華麗致敬和精致復刻。

 

再加上與“爛片王”的一貫印象形成的強烈反差,共同締造了《追龍》的好口碑,卻也為《追龍2》立起了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峰。

 

帶著《追龍》的同等標準去看《追龍2》,你難免會失望而歸。

 

首先,影片用“賊王”龍志強做足噱頭,讓觀眾以為這是一部按《追龍》同法炮制的“梟雄片”。怎料,龍志強并非真正主角,反而讓古天樂飾演的臥底警察搶走了戲份。


演起“梟雄”,梁家輝照理說并不陌生,無論是《黑社會》里的大D,還是《黑金》里那句經典的“我話講完,誰贊成?誰反對?”

 

梁家輝曾塑造過無數鮮明飽滿的大佬形象,四度捧得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演技也毋庸置疑。

 

而《追龍2》卻沒有給他足夠的發揮空間,去塑造一個有血有肉的梟雄形象。



《追龍》用兩個小時的篇幅塑造了一個立體的跛豪形象,也為他的一切行為提供著動機,而《追龍2》里的龍志強從登場開始就已是功成名就的、“完成時”的大富豪形象,性格中只剩下逞兇斗狠和愛財如命。

 

林家棟飾演的“博士”痛失愛妻之后,龍志強為了保全弟弟,提出要將自己的女人抵命。這本可以成為龍志強“兄弟大過天”的有力佐證,但遺憾的是,影片卻在此處淺嘗輒止,并未在之后的情節中強化人物的這一特質。



龍志強常常把“我們是一家人”掛在嘴邊,而看來看去,維系這個所謂“家庭”的似乎都只有鈔票而已。

 

《追龍》中,跛豪的重情重義讓甄子丹的人物有了人性的弧光,而《追龍2》里的龍志強卻像沒有信念感的浮萍。與其說是一代梟雄,不過是兇狠有余、智謀不足的莽夫一介罷了。


與核心段落的黯然失色相比,王晶倒是把影片一頭一尾拍得頗為出彩。片頭寥寥幾分鐘之內,用龍志強坐過山車和跳樓機的片段混剪他一手策劃的幾樁綁架大案,展現他腥風血雨,波瀾壯闊的一生。


 

以Beyond的《我是憤怒》做背景音樂更是畫龍點睛之筆:

 

WooA

可否爭翻一口氣,真本性怎可以改

I'll never die. I'll never cry


儼然,這才是一代梟雄應有的氣勢和魄力。

 

結尾處,龍志強泰然走向命運的終點,將千元大鈔撕成漫天飛花撒向空中,為自己的人生作悼,成為影片為數不多的詩意片段。

 

比起片中的配樂,此處更讓人想起許冠杰的那首《浪子心聲》:“君可見漫天落霞/名利息間似霧化”。

 

除此以外,《追龍2》不過是一部中規中矩的港式警匪片。臥底、追車、槍戰、爆破一應俱全,也在各個部分交出了及格水準的答卷,但東拼西湊成的不過是一部標準的流水線作品。



連梟雄片重要的時代背景也消磨不見,除了老舊的通訊設備和內地公安的制服之外,《追龍2》的故事可以架設在任何時空,也就缺失了《追龍》的那一份歷史厚重感和“港味兒”。



影片像極了《拆彈專家》和《無雙》套路的結合版,既想要“拆彈”的驚險刺激也想有《無雙》的連續反轉,這倒也符合王晶“觀眾愛看什么就拍什么”的商人邏輯。

 

只不過,兩方面都處理得格外粗糙。

 

古天樂飾演的“臥底+拆彈專家”工作中膽大心細,工作外愛家顧家,是港片里典型的臉譜化警察角色。


 

同樣的臥底,在《反貪風暴4》中,古仔剛演過一波,完全憑借著個人魅力才讓觀眾不至于審美疲勞。

 

那段長達8分鐘的拆彈獨角戲固然讓人心跳加速,但由于結果實在沒什么懸念,遠沒有吹噓得那般扣人心弦。



情節上更經不起推敲。整個案件設置都有些“小兒科”,完全不符合一代“賊王”收山大案的格局。

 

從臥底的方式,被識破的原因到林家棟飾演角色的行為動機都相當莫名其妙。古天樂的幾次化險為夷也都顯得過于輕松。高潮一戰也由于種種原因戛然而止,始終差了一口氣。

 

此外,小電君真的想說一句,王導,都9102年了,還在用測謊儀和蒙汗藥,實在有點“挑戰”觀眾的智商。

 

王晶的續集江湖

 

從《追龍》的大賣到《追龍2》的火線上映,期間滿打滿算不足兩年時間。這符合香港電影人快節奏的工作方式,更是王晶秉持的“商人邏輯”的集中體現。

 

在香港電影圈,王晶始終是一個充滿爭議的名字,也常常被拿來與王家衛對立,成為香港文化致俗、致雅的兩面。



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出身電影世家、26歲便執導電影的王晶不缺少所謂才華與浪漫情懷,但他一直選擇做一個“商人”,將電影視作商品,秉持著不給老板賠錢的準則,“市儈”得心安理得。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王晶共參與了三百余部電影,生涯幾乎見證了香港電影商業化的全部歷程,更是香港票房最高的導演。他開創的多個系列,也成為香港類型片的代表。

 

1989年,王晶抓住當時香港市民好賭爭勝、急功近利的心態,導演了《至尊無上》《賭神》兩部電影,后者拿下3700萬票房,從此開啟了香港電影的賭片“宇宙”。



王晶乘勝追擊,接連推出了《賭俠1、2》《賭城大亨之新哥傳奇》《賭城大亨2之至尊無敵》《賭神2、3》《賭圣2》《賭俠1999》《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賭圣3》《中華賭俠》《賭俠2002》《雀圣1、2、3》《我的老婆是賭圣》等一系列電影,也成了當之無愧的賭片之王。

 

2014年,王晶與博納合作,請來“賭神”周潤發、“賭俠”劉德華打造“澳門風云”系列,雖然口碑一片慘淡,票房卻部部高升,三部收入近30億票房,讓港式賭片在內地市場又煥發出第二春。



不僅僅是賭片,王晶還算得上香港都市愛情喜劇的“鼻祖”,早在邵氏時期,王晶便以《花心大少》《青蛙王子》等開啟了時裝喜劇的試水。接著又推出了經典的“精裝追女仔”系列,以一年一部的速度席卷票房。

 

幾十年來,王晶一直保持著極度高產的狀態,他總能敏銳地抓住市場潮流,再把它們迅速拼接整合入自己的影像系統中。比如《精裝追女仔》中對“英雄本色”的調侃,《黑白森林》對“無間道”的效仿等等。


《黑白森林》戲仿《無間道》


很多人不齒王晶的“炒冷飯”和“一味向錢”,但卻無法動搖他在香港電影市場的地位,吳思遠曾這樣評價王晶:“90年代后,香港電影逐漸沒落,只有王晶堅守香港,什么爛片都接,不敢說大賺,至少回本。你們覺得沒什么,可他養活了多少沒工開的香港人?”

 

王晶的電影之所以大受歡迎正因為他緊緊把握住了香港人緊迫的生活節奏和世俗心態,而他本人同樣也是香港快餐文化,商業電影的集大成者。

 

采訪中,屢屢面對“爛片王”的質疑,王晶總有一句名言,“觀眾用錢投票,遠比用嘴投票有效。”


觀眾花得是真金白銀,而評論家不過是動動筆桿。因此,他只會拍觀眾喜歡的電影。

 

然而,從《追龍2》目前的口碑和票房來看,對于觀眾究竟喜歡什么,王晶并沒有想象中那么一清二楚。

 

《追龍2》里,面對龍志強的咄咄逼問,“為什么要煞費苦心地接近我?”古天樂飾演的何天只回答了擲地有聲的兩個字:“掙錢”

 

如今看來,戲里動輒幾十億贖金卻換不來戲外同等的票房,觀眾的錢也許遠沒有那么好掙了。


文/miro

一尾中特连准23一期在哪里拍摄